03

174 3 0
                                    

  學測倒數五十三天,畢竟自拿起小提琴以來,大大小小的音樂獎項沒少拿過,致力於申請入學的楊博堯對自己的術科頗有自信,但是對學科卻很沒把握。百般糾結之下,楊博堯還是在週五晚登入MSN,從上面點開他唯一認識的資優生的對話框,在畫面上叮咚叮咚了兩次。

  另外那頭很快就有了回應,陳韋丞說讓他一起練習新曲子當作學費就可以幫他私人家教。他花了三秒鐘說服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師大音樂系,絕非假公濟私。

  假日一早楊博堯站在市立圖書館的階梯下,等待的時間輪番玩了幾個小遊戲,在小朋友下樓梯死了七次之後才看到陳韋丞急急忙忙跑來。

  「欸抱歉啦!剛才公車——」

  「沒關係,我本來就沒覺得你會準時。」

  被打斷的男孩一臉不平衡,正要反擊他從背包裡掏出一個三明治:「你一定又沒吃早餐?我媽多做給你的。」

  餓肚子的人看到食物立刻忘了剛才的事,開開心心在門口找了空位坐下就啃起食物,楊博堯在他隔壁攤開參考書配著螢光蠟筆慢慢閱讀。他吃完後油膩膩地咂咂嘴,楊博堯把捏在手裡的面紙塞到他手上,頭也不回地往圖書館裡走去。

  他們都不喜歡被隔間座位侷限的感覺,因此找了一張沒人的大桌並肩坐下,楊博堯不著痕跡挑了左邊的位置,讓手長腳長的那人有多一點的空間伸展。沒想到他才拿出課本,隔壁的傢伙已經趴在桌上補眠了。

  成績好就囂張啊,他在心裡想著,用原子筆蓋戳戳對方的手臂,一點反應都沒有。他一邊答題一邊偷看對方彆扭的睡姿,在對方睡到嘴角滴出口水時忍不住噗哧一笑,但在要滴落時還是倉皇找到衛生紙給他墊了。

  飯前二十分鐘陳韋丞被生理時鐘叫醒,毫不介意將口水擦去向楊博堯道謝,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模樣,他莫名覺得這麼乾脆大方的表現很帥氣,接著馬上在心裡唾棄自己的花痴行徑:他有女同學了,沒把你看在眼裡的。

  睡飽的陳姓學弟下午倒是很認份,一題一題讀過他寫錯的題目,明明只學到高二的課程,但解起高三的內容卻絲毫不費力,壓著氣音在他耳邊小聲解答。熱氣噴在楊博堯的側臉上,他有些心不在焉,一不注意被陳韋丞用力拍了一下額頭。

  「喂,說要唸書的人是你吧!」

  他吐了舌頭把視線放回題本上:「你趴了一個早上欸,我也有點累了。」

  「我先講完這些嘛,講完讓你睡一下。」

  說完陳韋丞像哄小孩一樣揉了揉他的頭,楊博堯的心跳瞬間加速,砰砰、砰砰撞在桌緣,他趕緊假裝疲倦把頭埋在雙臂之間,隱藏自己的窘迫。

  「快點起來啦!」陳韋丞憋著笑推了推他的肩膀,幸好語氣裡沒有一絲不耐煩,反倒像是更開心了。

  *

  楊博堯總是在晚餐過後練琴,因為上次答應要讓陳韋丞一起練習新曲,在外面簡單吃過便當陳韋丞就跟在楊博堯屁股後回家,楊媽媽見他來也沒有任何一絲訝異。

  「韋丞啊,好久不見!今天怎麼來了?」楊媽媽熱心伸手接過他脫下來的外套,掛入門口的衣帽櫃裡。

  「他說要教我新曲子!還有好久沒吃阿姨做的檸檬塔,他不小心透露昨天阿姨有做,我怎麼能不趕快來!」

  陳韋丞自認什麼不會,就是嘴甜會撒嬌有長輩緣,他在楊博堯白眼他時扯了個作怪的笑容,就熟門熟路一起摸進樓上的房間。

  畢竟拉琴這方面沒有升學壓力,對陳韋丞來說小提琴是他生活中的調劑,他是迫不及待調音並把琴架好,相較之下楊博堯的動作就顯得沉重許多。對方將譜子放到譜架上,才瞄了一眼他就嚇得叫出來。

  「這是你的自選曲?認真?」

  「嚴格來說是老師選的,」他還是面無表情。

  「中間這段⋯⋯這快速音群、你練到哪裡了,你先,我等等再視譜⋯⋯」

  楊博堯沒有多說,直接從上次練到一半的琶音下弓,一連串音符爆出,迴盪在房間裡,轉眼又變成悠迴在谷間的旋律,幾串曲折的音調帶了點小調的婉轉卻不憂傷,不一會又走回大調的音階開闊起來。他聽得目瞪口呆,到楊博堯已經停下來擦汗,他都還組織不了言語。

  「就那邊音很不準,一直練不好——」

  「超猛的好嗎楊博堯!最好你們班上有人拉這麼好啦,我也想試試看這邊⋯⋯」

  兩顆腦袋瓜湊在譜子前面鑽研,摸到寶貝提琴的楊博堯總算露出一點真誠的笑容,不再是白天緊繃的模樣,陳韋丞當他是書唸累了沒特別在意,纏著要他示範這句又表演那段的,自己則用走音的表現逗得他倒在地上哈哈大笑。等到回過神來,已經將近十點,他慌忙收拾了東西準備離開。

  「明天你還有空教我國文嗎?」楊博堯靠在牆上看著蹲在地上撿課本的他。

  「再拿個布朗尼交換就行,」他用對著鏡子練習過的笑容勾起唇角回答。

  *

  收到高三上最後一次模擬考的成績單,兩科會採計的科目都明顯進步,楊博堯興奮完第一個念頭就是要傳簡訊告訴他的專屬家教這個好消息。從抽屜裡抽出手機,他忽然想起也許只有他一個人在意,整整十分鐘的下課時間他都盯著那小小的螢幕,一則一則按過讀過他捨不得刪除的內容,最後在上課鈴響時毅然決然關機,把手機塞進書包前方的小袋裡。

  結果午餐時間他才從蒸飯籃領了午餐,外頭就傳來熟悉的聲音大呼小叫著他的名字。

  「欸學弟又來了啦,找你的。」

  他往窗外瞥一眼,看陳韋丞手上掛著個便當袋明白了意思,有點不情願又有些竊喜闔上剛打開的便當蓋往外頭去。他們跟平常一樣,往後方術科教室那棟樓走,在三樓轉角階梯處席地而坐,陳韋丞一打開便當盒就先把滷豆乾放到他的蓋子上。

  「吶,上次你說沒吃到的,」見他默默夾起又補了一句:「聽說你模擬考名次往前了喔。」

  「好像是吧,」楊博堯嘴裡塞了滷蛋口齒不清回道。

  「也不看看老師是誰,是不是該給老師一點鼓勵啊?」陳韋丞在他一旁邀功,眉開眼笑好像這次拿到好成績的人是他一樣。

  他低頭又扒了幾口飯才裝作不耐反問:「那敢問老師是想要什麼樣的獎賞?」

  「跟我去耶誕舞會。」

  愣了好大一下,他內心攪起一陣風暴。陳韋丞是什麼原因開口邀他?女同學呢?難道是因為沒伴只好找他充數?就算充數也應該找女孩子吧?腦袋裡閃過無數問號,手捏緊了便當盒,他盡可能不著痕跡深呼吸好幾下。

  「為什麼問我?」

  「沒為什麼啊,就隨便問。」他聳了聳肩:「不然上次有別人問我有沒有興趣,可能就跟他去吧。」

  楊博堯心一沉垮了臉,速速收起手上的東西裝到便當袋裡,站起身就要離開。陳韋丞被他突來的大動作一跳來不及反應,他已經要步出走廊。

  「你找她吧,要考試了我媽不會讓我去。」

  丟下這句話後他便頭也不回快步離去,直奔到後棟一樓堆放掃具的雜物間才停下來。他喘著氣摀著胸口,怕把剛才吃進去的午餐都嘔出來,一直到緩過呼吸才發現自己臉上掛著兩行淚。他不想為他哭泣的,怎麼就這樣軟弱?陳韋丞不值得你的眼淚,他在心裡對自己默念,然而每念一遍卻哭得更兇,撲簌簌地流個不停,沾濕了制服的衣領。

  他終究不會屬於你,早該放下了,哭累了之後他緩緩想著,稍早的喜悅和悸動已經蕩然無存。

愛情的模樣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