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99 6 0
                                    

  「肉片拿出來了嗎?」

  「拿了!吐司呢?我把烤肉醬放架子上喔!⋯⋯電鈴響了,慘了我手油膩膩,你可以開門嗎?」

  明亮的廚房裡,陳韋丞和楊博堯兩人手忙腳亂準備著食材,前者一手拿著竹籤一手抓著往裝滿彩椒和雞肉的盆子裡撈,慌亂看向後者。楊博堯放下正在搬運的飲料和烤肉架,匆匆用水沖手抓起抹布隨便擦了兩下,跑到前門去開門。

  「阿姨叔叔,你們好早來,韋丞!你爸媽到了!」楊博堯稍微收起嘴角的弧度,換上拘謹的笑容,轉身從後方找出兩雙拖鞋:「不好意思,這邊還有點混亂,你們可以客廳坐一下,我去泡茶。」

  「不用麻煩了,」陳爸爸出聲阻擋:「我們自己也有帶水,需要幫忙嗎?」

  「不用不用!」楊博堯趕緊帶著兩位到沙發上坐著,道:「我爸媽他們應該也快到了,你們稍坐一下。」

  「自己人,那麼客氣,」陳媽媽輕輕說道,看向了一旁灑進午後陽光的落地雙面,再掃過挑高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挺明亮的,這麼有品味,肯定不是韋丞選的吧?」

  楊博堯掩著嘴回道:「我們一起——」

  「媽你就愛扯我後腿!」

  陳韋丞這會終於擺脫了手邊的事,從廚房快步走來,一手勾上楊博堯的脖子親近地倚在他後方。

  「你是我生的,我難道還不清楚?」陳媽媽瞥了瞥兒子,不屑地接了話。

  才正要回嘴,門鈴又響了,楊博堯趕緊拍拍陳韋丞的手臂示意他去開門,漏聽了那句陳媽媽酸的「就只有選對象還算長眼」。來人是楊博堯的家人,除了楊爸爸楊媽媽,還有載他們來的弟弟和女友,每個人忙著交流近況,頓時家中熱鬧得要命。

  在某個對話的空檔裡,陳韋丞轉身對上楊博堯的視線,交錯的那刻兩人對著彼此微笑,一瞬間屋內的嘈雜靜止了,所有喧鬧都褪為背景,只剩下他們兩人。

  「是不是剩下你們家姊姊沒到?」

  楊爸爸的聲音將他們倆一同拉回現實,陳韋丞往客廳望去數了數人頭,大聲答了對並提到姊姊和姊夫會遲到,便讓大家幫忙把食材和器具搬到後院去,準備生火。楊博堯本來要蹲下身去拿那一大袋汽水,被陳韋丞看到立刻擋了下來。

  「我拿,」他的語氣有些強硬。

  「我也拿得動啊,」他則不甘示弱回覆。

  「不行,我答應過你爸媽的。」陳韋丞沒顧著身旁來來去去都是家人,在楊博堯頰上親了一下,趁他還茫著奪走了那袋重物。

  「我們家博堯就是這樣才永遠長不大,」楊媽媽見狀搖搖頭,笑著對陳韋丞說。

  「我哪有——」

  「長不大也沒關係,我會養他。」陳韋丞也不害羞,大方回答,臉上滿是驕傲。

  楊博堯給他一記白眼後,把母親也趕到後院去。一行人已經點著了火將一些肉片和香腸放在烤盤上,油漬滴入炭火中滋滋作響,大夥邊聊邊瞄著熟食盤上的東西越堆越高。等到總算能讓每人都分得一點食物,電鈴又響,陳家姊姊和姊夫正好趕上開動。

  「終於到齊了,」陳韋丞拿起手中的玻璃杯敲了敲,讓大家的視線集中:「很開心因為我們搬新家,大家有機會聚在一起,還有這幾年我們經營的頻道越來越穩定,終於不用再讓爸媽擔心。不過不好意思啦大家,人都有私心嘛,我個人最開心的事,還是我們終於在去年結婚了。」握起楊博堯的手,陳韋丞亮出兩人左手無名指的對戒:「雖然那天大家都有來,但還是要再次謝謝爸爸媽媽和阿姨叔叔——」

  「早該要改叫爸媽了,」楊爸爸出聲打斷。

  「對喔,」他放下楊博堯的手拍了自己的頭一下,露出懊惱的表情又揚起嘴角,摟過他的腰。「謝謝爸媽願意信任我,我會好好照顧博堯。」

  該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話,陳韋丞語氣裡的誠懇憨厚卻讓楊博堯在家人面前燒紅了臉,轉頭嚷著要落跑,卻被陳韋丞扣著他的大手給制住。「就、謝謝大家來慶祝我們新居落成⋯⋯趕快吃啦都要冷掉了。」楊博堯緊張地揮揮手,要眾人看向別處,大夥也識相笑了笑就各自吃起來。

  吃飽飯收拾過,一夥人參觀完兩人新家徹頭徹尾評論過再十八相送地離去,等到他們總算能坐下來好好喝杯水,已經是接近午夜的事了。

  楊博堯率先癱軟在沙發上,看著朝他走來的陳韋丞伸出了手,對方瞭然地握住後跟他膩在一起,兩人頭靠著頭,靜靜傾聽彼此的呼吸聲。

  「嘿。」

  「嗯?」

  「你還記得你十八歲那年,我們在公園一起慶生嗎?」

  「記得啊。」

  「當年我許的願望都實現了,我好慶幸那年的我沒有放棄。」陳韋丞說著,手輕輕撥弄楊博堯細軟的髮絲:「不管是小提琴或是你都是。」

  「如果那時候你去唸醫學系,不知道會怎樣,」楊博堯漫不經心說道,轉頭看向身旁的人。

  「不知道,但肯定不快樂。」

  「是嗎?」

  「沒有你我怎麼快樂得起來?」

  楊博堯假裝用力拍了陳韋丞的頭一下,力道卻在接觸前緩下。「又沒人叫你在醫學系和我中間選一個,你讀醫學系我也不會不理你啊。」

  「是嗎?」

  「沒有我反悔了,有個醫生老公好像不錯。」

  「嫌棄你年收千萬的YouTuber老公啊?」笑了笑,陳韋丞在楊博堯額頭上親了一下,不再理會他的話題:「總之謝謝你給我勇氣。」

  「我當年許的願望也實現了,」楊博堯沒有說出他許的第三個願望是什麼,但他曉得陳韋丞肯定懂的。「你快樂嗎?」

  「很快樂。」

  楊博堯窩進陳韋丞的懷裡,陳韋丞的手也順勢跨過他的肩收緊,兩人有默契地緊扣了十指,透過掌心交換的溫度,彷彿沒說的話也都說盡了。楊博堯在那肩頭上蹭了蹭,閉上眼睛。

  那是他們心目中最平凡無奇、又最溫柔繾綣的,愛情的模樣。

--

正文完結。
如果對番外篇有興趣,可以看這邊https://fanhouse.waca.ec/product/detail/666134

愛情的模樣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