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54 3 0
                                    

  收拾琴盒的時候,楊博堯發現自己的手在抖。今天最後一堂課是他的主修個別課,疼他的老師很快就發現他哪裡不對勁,讓他停下來好好聊了一番。

  老師說道,音樂的表現不只是琴技本身,還包括心理狀態,如果自己狀況不好,不可能演奏出好的音樂。老師沒勉強他說出困擾他的事,只要他理清自己,教他幾種讓放鬆身體讓音樂更流暢的技巧,並提醒了他下次上課要準備好,才不會浪費時間。

  不知怎麼的,楊博堯覺得這堂課明明沒碰什麼琴,學到的卻比平常還多得多。

  他其實很清楚自己害怕什麼,害怕陳韋丞弄明白了,就會離他而去,畢竟家人是如此重要的存在,就算陳韋丞真的選擇了家庭,他也能諒解。而時間會帶走傷痛,他總是在半夜偷偷掉淚時這樣說服自己。

  出了系館,陳韋丞果然依約在音樂系館門外等他,手裡拿著一袋他最愛吃的蒜味鹽酥雞和一杯日月潭紅茶。

  「去那邊吃好不好?」陳韋丞指著師大公園的方向問他。

  「好。」

  尾隨較高的那人找到一張沒人的乾淨板凳坐下,楊博堯不自覺擰起眉心,想著對方好像瘦了。陳韋丞如同以前,將食物遞給他讓他先嚐,他戳起一塊杏鮑菇時陳韋丞開了口。

  「你以前有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性向?」

  這問題讓楊博堯一愣,嚼了嚼口裡的炸物才回答道,「當然有。」

  「那你是怎麼想的?」

  「我很早就發現自己只對男生有感覺。」他低頭又戳了一塊雞肉,在袋子裡玩弄後,拿到陳韋丞面前,等他總算張開嘴後塞了進去:「一開始有點焦慮,身邊沒有這樣的人,可是課本上說這很正常,同學不一定認同但至少表面上也都這樣說,我就慢慢接受了。」

  「我覺得,」開了口的陳韋丞似乎是打算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才繼續說,停頓的時間讓楊博堯忘記呼吸。「我覺得,我好像是雙性戀。」

  「這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

  「你喜歡女生嗎?」

  「喜歡『過』女生。」

  「那喜歡過男生嗎?」

  「有對男生有感覺,但喜歡過的就一個。」

  楊博堯笑了,搶過陳韋丞手上的飲料用力戳破那層薄膜,大口吸著裡面的珍珠。「至少這樣我還有機會。」

  「你當然有機會⋯⋯現在除了你,沒有別人有機會了。」陳韋丞大概也知道自己說得太急,害羞地低了頭:「我好想你,好想抱抱你。」

  「那你想清楚了?」

  「不知道,我也可能是泛性戀,」那人又說道,好像回答了又好像在閃避:「反正我現在喜歡的是你,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我就喜歡你。」

  自從聖誕節事件之後就沒聽過這麼直接而無掩飾的表白,楊博堯先是趕快看看四周有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對話,確定附近沒人後,輕輕將右手放在陳韋丞的大腿上。

  「這樣吧,家裡的事,你要讓我陪你一起面對;如果有一天你累了、不想要了,就跟我說,我們還要繼續當好朋友。說好了?」

  「說好了。」

  睽違多日,陳韋丞替他揹著琴,陪他搭車再走到住家附近他們常逗留的巷子內。躲在路燈照不到的陰影下,楊博堯主動拉起陳韋丞的手,貼著他的手掌。陳韋丞眼珠子飄移了一下,趁著四下無人啄了他的唇一下,他眷戀地往前貼去,貪戀久違的親密,對方卻已經退開。

  「現在不行,改天再補給你。」

  「好。」

  他乖乖點頭,改為張開雙臂擁住他想念已久的人,縮著身子埋在陳韋丞的胸口,用力深吸一口氣讓鼻腔充滿著對方的氣息。

  「那我先回去了,路上小心。」

  「嗯。」

  楊博堯拿回自己的小提琴盒,往大樓正門走去。進電梯之前他感覺到手機振動,瞄了一眼是陳韋丞的簡訊,讓他忽焉想起聖誕季又到了,是他們牽起彼此雙手的季節。讀完後,看著電梯鏡子裡的自己咬著唇角竊喜的模樣楊博堯覺得好笑,進家門前收斂了表情,這才翻出鑰匙,扭開門鎖。

愛情的模樣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