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164 4 0
                                    

  交往之後,兩人平日白天的相處其實沒什麼大太的差異。他們不同年級,本來就無法整天膩在一起,兩人手機都還是使用預付卡,住在家裡零用錢不多,沒辦法隨心所欲儲值,因此也沒了用簡訊談情的機會。

  不過放學後可就不同了。

  以前楊博堯老怕陳韋丞嫌煩,每週只有他刻意製造巧遇的那天,他們會一起搭公車回家。現在,高二的陳韋丞放學後留在教室不疾不徐唸點書,待到要上第八節的楊博堯下課前在側門等他,楊博堯則成了高三學生裡前幾名出校門的固定班底。大老遠他就看到楊博堯又走又跑地來,怕被發現自己太過興奮所以在不遠處緩下腳步,陳韋丞被他這可愛的舉動逗笑。

  「等很久嗎?」他總是這樣問。

  「不會很久。」他則總是這樣答。比起陳韋丞暗戀著楊博堯的那幾年時光,這幾分鐘根本不算什麼,更何況他甚至暗暗享受著「等男朋友」的身分,想像著哪天有機會他就這樣說,欣賞對方不知所措的模樣。

  晚上若是楊博堯不用上小提琴課,他們便一起到圖書館唸書,假日亦是。雖然中間不免有偷閒的時候,但學測近在眼前,有升學壓力的高三生多少還會在乎課業進度,所以大體還算用功。倒是陳韋丞養成了壞習慣:總是要拉著楊博堯的手唸書。有時光明正大,假裝在研究他的掌心紋路,有時偷偷摸摸,靠著書桌掩護放在大腿上牢牢牽緊。幾次抗議和協商後,現在陳韋丞會乖乖坐在他左側,只能玩他的左手,讓他的慣用手至少還能寫字畫記。

  一轉眼大考過去,進入高三下,兩人的日子稍微輕鬆起來。陳韋丞本來就是資優生,學科成績名列前茅,不需要人擔心,楊博堯拿到成績單則是鬆了一大口氣,結果比他預想的更好了些,要跨過師大的篩選門檻不是問題,琴技方面他也還算有把握。放下心來之後他整天眉開眼笑的,整個人散發著春暖花開的氣息,惹得連女同學都忍不住說兩句。

  「你最近不知道在開心什麼欸。」

  「唉,學測狗就這樣。」

  「我看是談戀愛了。」

  「跟誰?那把琴喔?」

  語畢一群人哈哈大笑,楊博堯也跟著笑了,一如既往不承認也不反駁,抿著唇趴在桌上閉起眼,回憶上週午休時間在樓梯間轉彎的視線死角,陳韋丞緊摟著他的腰在他耳邊說的情話。

  三月中他們挑了個週末,約好一起慶生,說是慶生其實也不過是假藉去圖書館的名義,在晚間到附近的公園一起吃蛋糕,緩和一下學校裡緊繃的情緒。本是說好不要破費買禮物,不過兩人還是各自偷偷準備了點什麼,不約而同想給對方一個驚喜。

  吃過晚飯天色已經全暗,陳韋丞提著剛才兩人在連鎖咖啡廳挑好的兩塊蛋糕,跟在學長身後等待他選好中意的板凳坐下。楊博堯挑了公園偏裡面的一處,說是景色好,有花有樹,但陳韋丞暗自猜想是因為這裡人少,比較不會引人側目。

  各自坐在板凳兩端,中間擺著一塊楊博堯喜歡的黑森林蛋糕,和一塊陳韋丞挑選比較爽口的芒果蛋糕,楊博堯提議不唱歌,但他們輪流許願。

  「我的第一個願望是可以順利考上師大音樂系,」他看著蛋糕虔誠說道。

  「好浪費,你一定會考上的啊,」陳韋丞故意用嫌棄的口吻說道:「那我的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楊博堯考上師大音樂系。」

  「喂!」給了嘻皮笑臉的人一記白眼,他又繼續許願:「第二個願望是要身體健康。」

  「我的願望也是要楊博堯身體健康。」

  楊博堯嘖了一聲,才在生氣對方不正經,陳韋丞卻換了個口氣輕輕說出「你就是我的願望」,讓他只得把不滿的話語全吞回去。

  「第三個願望不能說。」

  許完願後,沒特別說什麼,一人一口把兩塊蛋糕給瓜分了。明明說好一人一半,不過陳韋丞扯著自己剛才晚餐吃太飽,把大部分都切到那人盤子裡,愛吃甜食的楊博堯起先推拖了一下,後來陳韋丞受不了,唸了他「讓我寵一下都不行啊」,他於是閉上嘴乖乖品嚐男朋友對他的體貼。

  清空了盤子,空氣陷入一片舒適的沉默,陳韋丞又等了一下才開口提禮物的事。

  「其實⋯⋯我還是偷偷準備了禮物。」這下楊博堯緊張起來,等著他繼續說下去:「這個,想說你好像還沒有,應該還算實用。」

  陳韋丞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圓型的物品,上頭有些數字和指針,楊博堯看了好一會才認出那是濕度計,放在琴盒裡用的。

  「不是特別好看,不過就堪用吧。」真正將禮物送出手,陳韋丞突然覺得有點窘迫,這麼簡陋的禮物,應該不會被退貨吧?「就、生日快樂。」

  「呃,我也有準備禮物,」看到陳韋丞噗哧一笑,楊博堯馬上紅了半邊臉頰:「但你眼睛要先閉起來。」

  勾起微笑,陳韋丞帶著期待閉上眼睛,想像會從那人手裡收到什麼。他們的東西都還留在圖書館裡,只拿了皮夾出來吃晚餐,難道是藏在外套內袋裡?想著想著突然一片溫熱貼上他的嘴,停留了兩秒又迅速消失。陳韋丞驚訝地張開眼,這次眼前是連頸子都通紅到要滴出血來的楊博堯,咬著下唇、半個掌心縮在袖口裡害羞的模樣。

  拿開擋在兩人中間的凌亂,陳韋丞緩緩坐到楊博堯身旁,一手輕輕撫上他的臉頰,微熱的氣息將初春的涼意通通趕跑。

  「可以嗎?」他用近乎氣音的音量問道,就怕壞了此刻的氣氛。楊博堯點頭,在他靠上前時不由自主闔上眼,他看著那顫動著長長的睫毛,眼睛一閉朝那雙他遐想已久的唇吻上。

  感覺到楊博堯一動也不敢動,陳韋丞用拇指摩了摩他的顴骨,學著記憶中電影裡的樣子吮著他的唇,一下又一下悄悄變換角度,不重的力道像在試探。幾次之後,楊博堯大概是明白了,也稍微張開嘴回吻了陳韋丞,過於喜悅和一點害羞的心情攪和在一起,一瞬間陳韋丞以為自己會因心跳停止而死亡,馬上又覺得會因為心跳過速而休克。楊博堯則是因缺氧而暈呼呼的,直接失去思考能力,他只記得抓著對方的衣角當作依靠,盡力討好全世界他最喜歡的人。

  等到大概是滿足了,陳韋丞才慢慢退開,看著那人喜形於色的表情,楊博堯頓時不知道眼睛要往哪兒擺。

  「預祝生日快樂?」楊博堯隨便擠出一句話,想打破這段沉默。

  「你這樣,我以後都會忍不住了。」

  「誰要你忍了。」他的小王子把嘴嘟得老高,又恢復往常嘴上不饒人的高傲模樣。

  這絕對是他們彼此過過最棒的生日了。

愛情的模樣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