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189 3 0
                                    

  發現自己的感情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楊博堯都不敢主動找上陳韋丞,他清楚對方家裡對他這個術科生沒有太多好感,傳統的父母要是聽到男同學對自己兒子有非分之想,百分之百會將他列為拒絕往來戶。只是換成陳韋丞來找他的話,他就拒絕不了了。幸好全國音樂比賽要到了,他用這個理由把自己關在家裡,就不用面對陳韋丞的熱情,還有自己剛燃起就要自我熄滅的戀情;正巧陳韋丞應班導師要求報名了化學科的科展,每天放學都跟組員窩在實驗室裡做海報,沒時間撥弄他心弦。

  陳韋丞雖覺得奇怪,不過他們倆課業忙起來兩三週沒碰過面也是常有的事,便沒有多想。全國音樂比賽跟科展稍稍錯開,早了一個週末,應該是要盡力衝刺成果的時間,陳韋丞不顧眾人反對,硬是跟指導老師和組員卡了一天假,一大早坐了火車到外縣市去,就為了坐在台下替楊博堯加油。

  他沒告訴楊博堯自己會來,怕趕不上他出場,一直到坐進觀眾席確認來得及看他上台,他才傳了簡訊到對方手機裡。收到傳送成功回條,陳韋丞直接將手機關機收進口袋,他知道楊博堯在比賽前除了暖手,不會讓手指做多餘的事。

  在台下坐了許久都要打瞌睡了,聽到司儀那裡傳來「下一位,十三號楊博堯請準備」,陳韋丞驚醒過來,揉揉眼睛坐正身子。那人上台時,他緊盯著對方專注的神情,都忘了要聆聽那悠揚的琴音。儘管未聽見所有參賽者的表現,但他深信優秀如楊博堯的提琴手肯定會得名。果不其然在他放下琴弓時周遭傳來如雷的掌聲和竊竊私語,他忍不住在心裡偷偷感到驕傲,這是我最要好的兄弟。

  沒一會兒一道身影摸進他旁邊的座位,是楊博堯。楊博堯向他擺了擺手,他先是疑惑了一下,後才想通了交出手機。對方熟練地滑開他的滑蓋機,自動自發輸入密碼後開啟藍芽功能,將手機塞回他手裡拿出自己的。那幾隻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移動著,幾秒鐘後他手上的裝置振動了一下,是一張便條。

  『你來幹嘛?』

  『當然是幫你加油啊。』

  『科展怎麼辦?』

  『管他的,我也要放鬆一下,而且幫你加油也很重要。』

  『段考快到了。』

  他不懂楊博堯為何如此抗拒自己的出現,乾脆再次關機把手機丟進包包裡,以行動表示自己沒打算回應。成績公布時他坐在楊博堯身旁與他一起緊張,得到第二名的楊博堯吁了一口氣,糾結的表情裡有一絲確幸又帶有一點遺憾。

  「高三最後一次比賽還是沒拿到第一名,」踏出禮堂的時候楊博堯自己先開口說道。

  「有什麼關係,音樂系又不會只收一個學生,」陳韋丞語氣上揚,還在為對方上台領獎的事情興奮:「而且我覺得你拉得很好!上次你不是說還沒練好拋弓那個段落嗎,剛剛超完美的⋯⋯」

  他嘰哩呱啦說了一大堆,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在聽,緊緊跟在那人身後稱讚個不停;楊博堯不回話也無所謂,就當作是那人一貫的害羞,讓他用仰慕學長的方式包裝那越界的情感。

  「對了!今天你比賽,午餐我請客吧!我們吃完麥當勞再回去。」

  「請客咧,還不是花爸媽的錢。」

  楊博堯總算笑了,他很是開心:「有什麼關係,走嘛走嘛,最近好忙好久沒跟學長一起吃飯啦。」

  那矮他一截的人在他半推半就下擠進速食店的玻璃門,嘴上說著不能亂花家長的錢,但看見他點了愛吃的大麥克配薯條又貼心加點巧克力聖代,還是口嫌體正直地全部嗑光。陳韋丞看著吃飽後滿足的楊博堯,止不住自己嘴角的弧度,睽違一個月他總算看見那人最純真的模樣了。

愛情的模樣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