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391 3 0
                                    

  忽冷忽熱的十一月上旬,下著綿綿細雨的那天,放學後楊博堯撐著傘刻意繞過高二數理資優班教室,看見陳韋丞被跟自己同屆的語文資優班女同學叫到走廊邊。

  楊博堯記不得女同學的名字,但對臉稍微有點印象,是每次段考都能上台領獎的成績優異好學生,總是跟陳韋丞隔幾排站在不遠處,跟他這個靠術科考上前段高中的不一樣。

  女同學害羞的表情、內八的站姿、下垂的眼瞼,手上拿了一封貼著愛心封口的信件,就算站在教室前門聽不見對話,任誰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陳韋丞被告白了。男孩背對著他,雖然沒聽見他回了什麼,但看見女同學勾起嘴角羞怯地笑,收好落下來的瀏海,楊博堯低頭快步離開。

  沒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場景,只是楊博堯突然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上陳韋丞了,動真格喜歡上了小他一歲的學弟。他忌妒,忌妒女同學能夠不用擔心外人眼光說出自己的情感;他羨慕,羨慕他們能有情人終成眷屬;他怨恨,怨恨自己心胸狹小無法真心祝福陳韋丞。

  他們在國中補習的時候認識彼此。那時候的陳韋丞還未抽高、矮他一點,大概因為臉上長滿青春痘的關係人緣不怎麼好。上了高中後被分進數理資優班,在小小的高中裡不僅代表著人生勝利組,拉長的身形也開始受到女孩子注目。因為刻意控制飲食改善了膚質、臉也長開了,追求者自然也跟著變多。楊博堯在一旁看著很不是滋味,起初他以為自己只是因為想要被人注目而已,但現在他才漸漸明白,原來他是嫉妒那些人能大方表達自己的愛慕,而他不能。

  不能,更不可以,因為他知道,陳韋丞肯定只把他當成能夠一起玩音樂的學長罷了。

  才正想著,突然遠處濺來一攤污水噴髒了楊博堯的制服長褲,他嘖了一聲正要破口大罵,轉頭就看見他剛才心裡默想的人出現在眼前。

  「楊博堯!今天怎麼不揪啊?」

  他低頭看著褲子上的水漬皺起眉頭,遲了一些才回答:「我要趕快回家練琴,快比賽了。」

  陳韋丞見他悶著,也不打算自討沒趣,安安靜靜站在旁邊按著手機,不過才沒多久又按耐不住:「你指定曲練得怎麼樣了?」

  「普普通通。」

  「你們音樂班老師應該有給比較多建議吧?教我一下嘛——」

  只見楊博堯突然舉起右手,眼神定定地往陳韋丞後方看,陳韋丞順著視線望去才發現是公車來了。楊博堯閃過學弟後擠上公車,接著就往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去,慌亂收傘再掏出悠遊卡的陳韋丞來不及動作,楊博堯隔壁的位置已經被另一位同校的同學佔據,他只好站在走道上看著楊博堯閉目養神。

  他們住得頗近,不過楊博堯早陳韋丞兩站下車,楊博堯在內心暗自慶幸隔壁的男同學要搭到更遠的地方,他就不用忍受與陳韋丞並肩而坐的尷尬。到站的時候他向陳韋丞稍微示意就離開了,雨又變大了些,因此他加快腳步到大樓門口。刷過磁卡進入社區大廳時,他長長嘆了一口氣,聳著的肩總算放下。

愛情的模樣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