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hirty-seven

556 19 8
                                    

发了这章我又潜水了,SPM还没考完,我好恨啊~~~~~~~~~~~~~😱😱😱😱😱

————————————————————————————

第三十七章

然后,俩人就各拿各的行李箱步行回金泰亨的别墅了。

金泰亨把他的吴琴米的行李拖进了他的卧室,吴琴米就跟着金泰亨,看着他的动作不做声。金泰亨随后拿了一条浴巾给吴琴米,“你先去沐浴吧,衣服我待会儿拿给你。”

吴琴米把手上的浴巾还给金泰亨,“浴巾就不用了,我有多余的。衣服也不用了,我好像有带多余的。” 她依旧清楚地记得金泰亨不喜欢和别人公用一件物品。

“没事,拿去用吧。衣服你不会是想穿回昨天晚上的衣服吧?”金泰亨一脸无奈,就说了不作死就不会死吧,谁让你作死,看吧!你家亲亲老婆不喜欢你了,对你表现得那么抗拒。

“...”吴琴米看着地上不说话,好吧她认命了,她确实有这个打算。

金泰亨又无奈又心疼地叹气,“算了算了,你先去沐浴吧,工作一天了你也累了,黑色这瓶是洗头的,白色这瓶是沐浴露。” 然后,吴琴米就去客房的浴室沐浴,而金泰亨也去沐浴了。

吴琴米率先沐浴完,熟悉地来到了厨房,打开金泰亨家的冰箱——空空如也...

不对,还剩几粒鸡蛋。正好,可以炒两碟蛋包饭。

她把鸡蛋从冰箱里取出,拿锅,开火。之后发现金泰亨冰箱隔壁的小桶里的米,拿一些米去洗,开电饭煲煲饭。金泰亨从浴室里出来就闻到了一股香味,然后,肚子就打鼓了。金泰亨连衣服都不穿,披上浴袍就飞奔到楼下的厨房。然后就看到了吴琴米在把做好的食物放好在餐桌上。

金泰亨看着吴琴米,笑了,悄悄地走到吴琴米身后Backhug她,“琴米,在做什么呢?” 吴琴米被金泰亨吓了一跳,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金泰亨就把自己抱得更紧了,吴琴米现在基本上背部是贴着金泰亨的胸膛上的。“琴米...” “饭要冷了。”吴琴米是立刻打断了金泰亨的话,直接挣脱他的怀抱把其中一碗饭端去客厅。

金泰亨又无奈叹气了。

他也学吴琴米把饭端到客厅吃了,还非要坐在吴琴米旁边吃饭。金泰亨家有好几个很大的沙发,金泰亨偏偏要和吴琴米挤。金泰亨这一系列动作让吴琴米非常头痛,吴琴米终于忍不住了,问道,“金泰亨,你家沙发不止一个。你非得和我挤?” 金泰亨放下碗,一把搂过吴琴米,“增进感情了解一下。我和我媳妇儿挤在一块儿不行啊?再说了,我就喜欢抱着你不行吗?”

吴琴米叹了一口气,快速地解决了碗里的饭,起身把金泰亨的碗也一并拿去洗。而金泰亨也就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了,缠。两个字,硬缠。三个字,一直缠。他就缠着吴琴米,吴琴米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到睡觉的时间了,金泰亨还是一直缠着吴琴米。

“金泰亨你有完没完?别缠着我。” 吴琴米翻白眼。

“不要!” 金泰亨抱着吴琴米不放。

“你放开。” 吴琴米挣扎。

“我不!” 金泰亨把人按在沙发上,就这样注视着吴琴米。

吴琴米被金泰亨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金泰亨,你放开我!” 这个样子的金泰亨,不是她认识的金泰亨,她认识的他不会这样注视她,金泰亨一直注视着的人只有刘善樱。

“琴米,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就不能相信我吗?你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寻找的人,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金泰亨悲伤地看着吴琴米。

“金泰亨,人,你拥有过,心,你没打算要过。我也不想继续作践自己,放手吧。这样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当初你将抛弃的话语说得如此坚决,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放了我吧,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视线范围。” 吴琴米看着金泰亨淡定地说道,这话,也是她对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金泰亨听了之后愣了半天,却没有放开吴琴米。吴琴米也没有挣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金泰亨。

金泰亨突然把吴琴米拉到自己的大腿上直接将吴琴米锁在了他怀里,“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你什么时候才愿意相信我?”

吴琴米微微仰头,冰晶琉璃般的眼眸撞入金泰亨深邃如黑曜石的眼底,如同被丝丝缕缕地缠着一般,移不开视线。在吴琴米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暗,唇上一暖,已经被眼前的人衔住了。金泰亨是第一次吻吴琴米,并且他现在无疑是有几分烦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吴琴米的不相信。可是才一触及她柔软微凉的唇瓣,他就变得贪婪起来,不能满足于轻轻一触的浅尝辄止,直接撬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执意将自己的热延烧到吴琴米已然筑起冰垒的心。

吴琴米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人生中会发生这样的一幕,至少另一个人不会是金泰亨,可是现在,这一幕的的确确的发生了——金泰亨居然在吻自己!直到吴琴米觉得自己也许下一秒就要窒息的时候,金泰亨终于放开了她,改而在她微肿的唇瓣间辗转啄吮。

吴琴米终于找到了一点空间开口说话,“金泰亨,唔...”可惜,她才刚刚吐出了三个字,金泰亨又一次吞没了她的呼吸。吴琴米本能地伸手抵在了金泰亨的胸前,修长的手指隔着柔软的衣服隐约能感觉到金泰亨急促的心跳,一下一下撞击着她的手掌心。这样急促的心跳是为了她吗?吴琴米的眼中染上一丝疑惑。金泰亨对自己真的有感情吗?金泰亨自然擦觉到了她的分心,牙齿微微用力地咬了吴琴米的唇瓣一下,惩罚她的不专心。但吴琴米溢出的嘤咛声,却让金泰亨的眼眸愈加幽邃,一再加深这一吻。

吴琴米听着耳边唾液嗫嚅的声音,双侠难以自己地染上樱色,终于,金泰亨再一次放过了她:“金泰亨,不要再...” 原本抗议的声音,却因素乱的呼吸而添上了几分诱惑之意。

眼见白玉似的媳妇儿因自己的吻而乱了方寸,金泰亨终于有了几分确定感,“琴米,接吻时记得呼吸。” 吴琴米此时连眼中蒙上了一层烟波,连连深呼吸几次之后才平复了下来。“金泰亨,你... 你......” 因为这预想之外的一吻,吴琴米原本想说的话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你还没回答我,孩子是谁的?”金泰亨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抱着吴琴米问。吴琴米被金泰亨这措不及防的问题呛到了,“咳...!你,咳,说了什么?” “孩子是谁的?”金泰亨再一次问道。吴琴米慌了,她是该告诉金泰亨那是他的孩子还是不该告诉金泰亨那是他的孩子?于是,吴琴米想非常不负责任地装睡,可是问都问了,她能装麽?

金泰亨似乎看出了吴琴米纠结的心思,于是就算了,“你不想说没关系。” 她不想说就不说吧,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吴琴米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莫名其妙的就告诉了金泰亨她要离开的事,“...我明天下午的飞机回美国,这事我已经告诉柾國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现在告诉你了。”

“... ... 睡吧,晚安。”金泰亨放弃了,还是得慢慢来啊,不能把媳妇儿逼得太紧。于是金泰亨亲了吴琴米一口,抱着她睡去了。

Forgive me, My Love (完结)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