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hirty-six

568 21 16
                                    

嗯... 应该会有几章是搞笑一点的。
阅读愉快。

--------------------

第三十六章

在这安静的房间中,两个人陪伴在彼此身边,心的距离和温差却相隔得太远... ...

"好了,睡觉吧。床让你,我睡沙发。"金泰亨确认吴琴米的头发干了,便收起吹风机。

"沙发让我,你睡床。"吴琴米听到金泰亨说把床让她时不免惊讶了一下。

"没事,我睡沙发就好了。"金泰亨边说边拿多余的枕头和被子放到沙发上。

见状,吴琴米干脆拿了金泰亨手上多余的枕头和被子,放到沙发上,躺下装睡,让金泰亨大傻眼。俩人就这样你挣我挣沙发的最后的最后,俩人都躺在了床上,一人一个角落,中间隔着一个大大的枕头。

可是,第二天早上吴琴米起床时,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奇怪至极的处境。这个处境竟然如此!这般!尴尬!

金泰亨不知何时何年何月何日把枕头丢了在地上,被子被金泰亨裹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还被金泰亨抱在怀里,金泰亨此时此刻还睡得特别沉!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在金泰亨怀里?枕头怎么掉在地上了?我是要叫醒金泰亨还是不要叫醒金泰亨?现在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造型?」← 这是吴琴米脑海里复杂的想法。

吴琴米刚开始摇了摇金泰亨,本以为金泰亨会醒来,谁知金泰亨把她抱得更紧:"嗯..."

再试一次,同样的结果。

无奈,吴琴米就以怀抱着金泰亨的姿势拿了在金泰亨的手机隔壁的另一架手机,解锁看一看时间:6:30 a.m.

还早,会议在8时正开始。现在吴琴米的首要任务,叫醒金泰亨,不然俩人会迟到。

摇摇金泰亨,"金泰亨,起床了..." 金泰亨突然抱紧了怀里的'抱枕'半睡半醒说,"五分钟..."

吴琴米措不及防地被圈得更紧,耳朵基本贴在了金泰亨的胸膛上,意识到这点,吴琴米脸红着赶紧推开金泰亨,"呃... 金泰亨,我们快迟到了。"

然后金泰亨就睁开了双眼,一脸呆萌地盯着被他圈在怀里的吴琴米,突然微笑,"琴米啊... 早~ " 语气里满满的撒娇,金泰亨说完还不忘蹭了蹭吴琴米的脸颊,嘟着嘴,"嗯... 早安吻..." 然后就亲了吴琴米。说吴琴米不惊讶完全是假的,她简直要吓死了好吗!谁知道金泰亨真的清醒了会对她怎样!!!( °Д° )

那撒娇的语气听得吴琴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后面加上金泰亨那一连串诡异的行为... 什么呆萌撒娇早安吻。如果不是昨晚吴琴米和金泰亨是呆在一起的,吴琴米都不禁怀疑金泰亨昨晚是否喝了酒醉了。

就这样,把金泰亨叫起来就花了她20分钟,还没梳洗更衣吃早餐呢!看着金泰亨这一系列诡异的行为,吴琴米不禁感叹:这会议还来得及去吗?

"起来了就放开我。"吴琴米脸不红地看着金泰亨示意他放开自己。金泰亨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在抱着吴琴米,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的模样,金泰亨的内心突然有一种不健康的想法,随后赶紧放开吴琴米,"对、对不起。"

"没事,梳洗吧。要迟到了。"吴琴米便拿了牙刷牙膏和洗脸毛巾到浴室刷牙洗脸整理仪容,而金泰亨还坐在床上不知道该不该进浴室刷牙洗脸。见状,吴琴米内心叹气表面严肃地看着金泰亨,"再不快点就真的要迟到了。"

"我只是怕你..." 金泰亨看着她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浴室有很大的空间。" 吴琴米翻了个白眼,继续刷牙。听到这,金泰亨也就高高兴兴奔进浴室刷牙洗脸整理仪容了。

换好了工作服,收拾好各自的行李,两人一起离开了旅店,到附近的小吃店解决早餐然后再搭巴士前往会议地点。

"诶!琴米,你这是多久没有来了!跑去哪儿游玩了?都不跟阿姨说一声!来,这是你们点的炸酱面。"

"谢谢李阿姨,我那是工作呢!哪有什么时间去旅游!有的话,我一定告诉您的!"吴琴米笑着说道。自己以前就是这炸酱面摊的常客,和这里的老板娘和员工们可以说是很熟悉了。现在和她说话的正是这炸酱面摊的老板娘。"哎呀~ 那么久没见,这餐就算我的吧!阿姨请你。"李阿姨笑着说,还不忘捏捏吴琴米的脸。

"李阿姨,疼啊..."吴琴米无奈笑道。怎么那么多人这么喜欢捏她的脸蛋呢?不对,儿子也是时常被人捏脸蛋。

许久,李阿姨才注意到坐在吴琴米对面的金泰亨,"琴米啊,他是...?"

"他是我同事。"

"我是她老公!"

俩人一起回答,答案还要不一样。

"我这是该听谁说的?"李阿姨一脸暧昧地看着俩人。"李阿姨你别听他的,他是已婚人士!听我的!" 吴琴米选择性失明,完全无视了金泰亨那受伤的小表情。"琴米,你还是单身?这都快三十了!怎么还没有对象呢?"李阿姨一脸无奈地笑着训导吴琴米。"李阿姨,我也是已婚人士啦,孩子都有了。"吴琴米无奈,只能拿儿子当挡箭牌了!心里默念:儿子啊,妈咪对不起你!

金泰亨听到吴琴米说她有孩子时,心里很不好受,闷得慌,却只能直直盯着她说话。

"哎哟,怎么不带来让阿姨我瞧瞧呢!好了好了,阿姨不打扰你们了啊!"李阿姨说完就回到摊位上了。吴琴米也快速地解决掉自己面前的早餐然后快速逃离金泰亨的视线范围。

前脚刚吃完后脚金泰亨就丢了个问题给她:"孩子?谁的?" "这好像无关你金先生的事。"吴琴米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拉着行李箱走了。金泰亨赶紧跟上去,自己什么鬼东西都不会,迷路的时候就真的呵呵呵了。自尊心什么的,见鬼去吧!

走了一段时间的路,俩人到达了无人的巴士站。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叫我金先生的?我们不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吗?"金泰亨问。"我们是邻居,难不成整个住宅区的孩子都是你的青梅竹马?"吴琴米道。"琴米,我只是担心你。你能不要这样拒绝我吗?"金泰亨反问道,刚问完巴士就来了,俩人一起搭巴士前往目的地工作。

工作完了,俩人再次搭巴士各回各的家。

不知过了多久,俩人到达了金泰亨家几公里外的巴士站。金泰亨把吴琴米也一起拉了下巴士,"琴米,你今晚就住我家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外面不安全。" 深怕吴琴米会拒绝自己,金泰亨一开始就很干脆的把她和俩人的行李一并拉下了巴士。

"我没衣服换。"人和行李都被他给拉下来了,巴士也走了,现在不如想一点实际的。"我的衣服可以借你。"金泰亨倒不以为意。虽然他不喜欢和别人公用东西,这可是他的爱人啊!他的媳妇儿啊!他的亲亲老婆啊!爱她都来不及,还计较什么!洁癖什么的,给我滚开!(。ì _ í。)

然后,俩人就各拿各的行李箱步行回金泰亨的别墅了。

Forgive me, My Love (完结)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