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ENTY-NINE

544 19 24
                                    

这应该是我写过最长的一章了😂
久违的更新来了~~
然后我又要潜水了😂🌚😂
——————————————————

第二十九章

“南俊哥?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呢?袋子里装着的是什么?我妈叫你来的??”金泰亨一见到金南俊就像机关枪一样问了一堆问题。

“少爷,冷静。”金南俊表示自己正在冒冷汗中。“那是什么?”金泰亨吸一口气指着金南俊手里的袋子问道。“少爷,这个是吃的。您的晚餐。”金南俊把袋子交给金泰亨。金泰亨接过袋子,一看,这不是琴米还在自己身边时给自己买的外卖吗?

“少爷,您之前的生活习惯吴小姐比我们还了解。我不知道您想吃什么,我就问了她。”金南俊淡定地看着金泰亨。“她不是关机了吗?”金泰亨一脸不解。“少爷,天色不早了,您要不先进屋吃晚餐?”金南俊赶紧转移话题。金泰亨点了点头,开门进屋。

金泰亨进屋在餐桌上吃晚餐,金南俊进屋则是打扫。打扫客厅时,看到了桌上吴琴米的一封信,拿起来交给金泰亨,问:“少爷,这封信您看了吗?还是我把它丢了?”“放着吧,我等等看。”金泰亨心不在焉回答金南俊。吴琴米的信,金泰亨不是不看,而是不敢看,不敢看吴琴米写了什么给他。金南俊把信放回在客厅的桌上,继续打扫。因为深知自己的破坏力,金南俊只是把客厅里的灰尘用吸尘器吸走了,之后和金泰亨道别离开了别墅。

金泰亨吃完了他的晚餐,走到了客厅里拿起吴琴米的信,走回吴琴米呆过的客房。

金泰亨三思后,还是战战兢兢地打开了信。信里的内容刺痛了他的心...

/致我最爱的人,金泰亨:

是我,吴琴米给你写的一封不算告白的告白信。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你了吧。

你一定很高兴吧?
我这个贱人终于如你所愿,从你的视线里永远地消失了。

泰亨啊,我知道你很讨厌我这么亲密的喊你,但请你容许我任性一次吧,只有在信里,也只有在信里,我才能那么任性的喊你。

泰亨,你知道吗?

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爱上你了。

第一次,我因为一个人体验到了失眠的滋味,
想一个人想到吃不下饭的感觉...

但那又如何?
从我们一见面开始,我就知道你讨厌我。

所以,那年你溺水的时候时,我救了你却不敢告诉你。因为我害怕你一睁眼看到的人是我,会让你的心里更加反感,让你更加厌恶我。可笑的是,我却不知因为那一年的事,会让你那么厌恶我憎恨我。

泰亨,你知道吗?

我真的没想过拆散你和善樱。就算和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刘善樱小姐,只要你幸福,我会真心祝福你们幸幸福福过一辈子。我曾经想亲口对你说,可是想了又想,你也不会听吧?毕竟你那么讨厌我。

四年前和你结婚是因为长辈们的意愿我不敢违背。

你不知道吧?
金伯母的健康出了问题。

她也是最想让我们两个结婚的人。

如果当年我拒绝了她,后果我真的不敢想象。
虽说如此,但是和你结婚领证的那一天,我真的好开心。虽然知道这一切不是真的,总有一天还是得还回去的。但我还是奢望有一天我能打开你的心房,解除我们之间的误会,让你多看我一眼...

事实证明,我失败了,败地一败涂地。

我知道你讨厌我,厌恶我但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的良心发现我对你的关心。可是我还是没有想到,你会那么狠心。尤其是在新婚之夜的第二天早上。不记得了吧?那天早上我怕你胃病又犯了做了早餐给你,你却直接把早餐倒了,说你看见我就反胃。那天之后,我都会做了早餐,午餐和晚餐就直接离开你的视线范围,这样你就看不到我不会觉得反胃不吃东西了。

还有,我和智旻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和他只有朋友亲人的感情,这感情不掺和别的不单纯的感情。

不过既然你已经误会了,我也没必要解
解释了,反正对你解释了也没什么用。在你面前,我在解释就是在掩饰。所以,那天的夜晚,谢谢你让我知道你到底有多讨厌我。

连我都开始讨厌我自己。也谢谢你在那一晚给了让我离开你的勇气,就此别过。

你不必自责,也不需要自责,我不怪你,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是多么痛苦,我都知道。

谢谢你给了我那一晚的回忆。

谢谢你让我爱你爱了四年,
谢谢在那么讨厌我的情况下还能和我相处四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也对不起,
让你讨厌我那么那么久,
让你心情不好那么久,
阻碍了你那么久。

所以,V公司就当我送给你的赔罪礼,也当做我送你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可惜这份礼物只能在我死后转给你,所以,对不起。

公司的所有资料和我四年来不对外公开的400张设计图我都已经交给了南俊管家,你和他拿就可以了。设计图不想要你毁了它也没关系,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带领V公司。

容许我再唠叨一下,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第一,记得要定时吃饭,不然你胃病又得犯了。
第二,不要和那么多黑咖啡,对你的胃和心脏不是那么好。
第三,我知道你是工作狂,但工作还是不要太累,要注意休息。要是你病倒了,那么大的公司有智旻也管不了那么多。
第四,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要和管家说。

容许我再说最后一句话,我四年里都不敢和你说的话:我爱你。

好了,我要说的就那么多了,祝你和善樱幸幸福福,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结婚的时候可以联络我,我帮你们设计情侣戒。

                                                      吴琴米/

金泰亨耐心地读完了吴琴米的告白信,除了心疼难过还是心疼难过。虽然是在一种诡异的情况下秘密地从刘善樱的口中知道了一点关于当年溺水的真相,现在看了吴琴米的信,也知道事情的真相了,金泰亨大哭了一场。

“喵~~”傲霜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金泰亨的怀里,蹭了蹭他的手背。“喵~”金泰亨看着傲霜泣不成声。傲霜是她除了V公司之外唯一留下的,他不能失去它。

抱起了傲霜,金泰亨走回自己的卧室。

还没踏进卧室,傲霜就从他的怀里跳了下去,“喵嗷!”似愤怒地喵了一声,跑到了门外。“傲霜,怎么了?”金泰亨走到门外,从新抱起它。走到客厅,又再次打给了金南俊。

“南俊哥,是我。”

(喂?少爷?)金南俊一听到金泰亨那重鼻音的声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但没有揭穿他。

“南俊哥,你是不是在我房间里放了什么东西?傲霜还没进到去就跑了出来。”

(少爷,您的卧室一向只有吴小姐和刘少奶奶进去啊。吴小姐进您卧室的次数用手指都数的清怎么可能放东西呢?)金南俊听金泰亨的话听得一头雾水。啥东西?傲霜不喜欢香水味...

傲霜不喜欢香水味!!!

(少爷,刘少奶奶不是每次都会喷香水吗?傲霜会不会是不喜欢?)金南俊立刻说。

“琴米不是也喷香水吗?”这次换金泰亨听得一头雾水了。吴琴米的衣服上总是有淡淡的薰衣草味,闻起来很舒服。刘善樱却不同了,用的香水给人一种妖艳的感觉。

(少爷,吴小姐也是不喜欢香水味的。)金南俊表示无言。

“... 明天一早让人过来把我卧室里的床换了。顺便消毒。”金泰亨沉默了几秒后说道。刚刚因为哭过而鼻塞的金泰亨闻到了从他卧室里飘来的刺鼻玫瑰香水味。以前怎么不觉得这种味道特别地刺鼻呢?

金泰亨再和金南俊交代了几件事后,他果断抱着傲霜走进了客房睡觉。正想躺下睡觉,楼下门铃又响了。金泰亨现在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就是刘善樱。因为只有她才会在这种时候找他...

Forgive me, My Love (完结)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