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NINETEEN

522 17 0
                                    

报道!!我来更新了!

——————————————————

第十九章

自吴琴米和金泰亨离婚后,她一个人来到了美国已有两个月之久。

美国时间晚上8时正,Devine Hotel :

鄭號錫约了吴琴米一起去吃晚餐,来到她的房间打算叫她。

“琴米?” 鄭號錫敲了敲门。

没回应。

“琴米?我是號錫。”鄭號錫再敲敲门,还是没有回应。

感觉不对劲,鄭號錫马上把房卡拿出来,打开了门,“琴米!!” 鄭號錫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起昏倒在地的吴琴米奔向医院。

医院:

吴琴米被安排在一件普通的病房,鄭號錫一看到医生从病房里出来赶紧问:“硕珍哥,她怎么了?” “只是怀孕了,并无大碍。她这身孕有六周了,金泰亨呢?先不问金泰亨,田柾國那小子呢?有了老婆忘了工作啊?” 金硕珍生气地看着鄭號錫。

这名医生叫金硕珍,是妇产科和急诊室的医生也是金南俊管家的伴侣(作者:南硕是众阿米认证滴)。另外,金硕珍、金南俊和鄭號錫是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对方近期的事他们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毕竟大家都有个人隐私,太过了解未必是件好事。

“柾國家那位也有身孕了,预产期是下个星期。加上琴米让他休假他是自然不会过来的。他要监视金泰亨呢!还有,南俊说,金泰亨要订婚的事还没解决呢。”鄭號錫叹气道。

“啧,迫不及待要和那个婊子结婚啊?那婊子有什么好的?TMD,要不是琴米我早把他五马分尸了,幹!”金硕珍爆粗了,听得鄭號錫一脸嫌弃道:“唐唐一个医生你爆粗干啥呢!” “我看不惯琴米被他这样糟蹋啊!艹!!” 金硕珍又爆粗了。

“硕珍哥,冷静...” 鄭號錫了嫌弃说。

听到这话金硕珍一个眼神过去,鄭號錫怂了。

“得了,先不说这事儿,等琴米醒了叫我。”金硕珍脚步匆忙地走去急诊室,没办法,谁让金硕珍医术高超。鄭號錫见金硕珍匆忙地离开,因不放心吴琴米的现况,进了病房照顾她。

鄭號錫刚坐下,就收到了金南俊的电话。

“喂?”

(鄭號錫,你现在和琴米在一块儿?)

“是啊,怎么了?对了,金泰亨知道琴米怀孕六周了这件事吗?”

(啊?怀孕?!我不知道少爷知不知道,会不会是离婚前有的?六周誒!)

“... 金南俊,你和硕珍哥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这么激动,不过你比他好一些。”

(她还好吗?我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少爷?)

“现在没什么大碍了。琴米怀孕的事儿先别说出去。等她醒来我让她给你回个电话,到时你问她吧。”

(知道了。还有,柾國让我转告给琴米说 ‘V’ 这个月的收入升了不少,设计部的人也设计了一些图想让琴米过过目。设计图他已经传给了琴米,让她检查就行了。)

“... 金南俊,你一口气说完不喘麽?不如你改行当饶舌歌手算了。估计你这暴风雨似的说话方式除了我、硕珍哥和玧其哥听懂外,也是没谁了。挂了,跨国电话费用很贵!”

(琴米也听得懂好孬。你个大总裁竟然说跨国电话费用贵?要知道你们鄭氏集团是排第三的!)

金南俊说完就挂了电话,另一头的鄭號錫就对着挂了电话骂了一顿。金南俊默默叹气。说起来就怪了,刘善樱那作案方式,连贼都不如,金泰亨怎么就看不出来呢?要证据的话田柾國和鄭號錫包括自己和金硕珍手上的都有一座山了... 还没加上閔玧其的呢!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唉~~~”金南俊又叹了一口气,收拾客厅的茶具了。收拾着,就听到了手机铃声,一看,刘善樱的手机响了。是个未知电话号码,出自好奇心,金南俊接起了电话。

(喂,善樱宝贝啊~ 我让你做的事你完成了?搞到金泰亨手头上的财产,你就让金泰亨替你找到吴琴米那贱人把她杀了给你的心脏做移植手术,然后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好不好?怎么不说话啊?不舒服啊?好吧,我下次不敢不接电话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我挂了啊。爱你哦~)

金南俊拿着自己的手机录音,冷笑。

「原来是这样啊~ 看来我要通知他们了...」

金南俊删掉了刚刚接起的通话记录,把手机放回原位置上,把语音传给了朴智旻和閔玧其。

听了录音后的两人,冷笑。

“玧其哥,要不我们直接告诉泰亨啊?省掉琴米努娜的危机?”朴智旻看着满桌子的照片。“照片和资料可以给他,至于语音... 就给柾國当做金泰亨的订婚礼送他。”閔玧其冷笑道。

「金泰亨,吴琴米对你的好是你自己不要的。」朴智旻心想着,就听到了自己的伴侣閔玧其说:“金泰亨,应该不知道吧?世界上最残忍的事,不是没遇到爱的人,而是遇到却最终错过;世界上最伤心的事,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她爱过你,最后却不再爱你。”

Forgive me, My Love (完结)Where stories live. Discove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