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Page of 91Next Page

瑞者.過期男妓

spinner.gif

《過期男妓》作者:瑞者

 

1   

愈夜愈熱鬧,天底下,便只有那麼一種營生。  

妓館。  

賣笑謀利,皮肉營生,自古為人不恥,多少道學先生明諷暗譏,君不見歷代朝庭幾番頒令禁妓,嚴令所有官員不得狎妓,卻哪知這妓館越禁越多,大江南北遍地開花,但凡有人的地方,總有人明裏暗裏的賣,朝庭眼見屢禁不絕,便也睜隻眼閉只眼,偶而下下禁妓的詔令,全當安撫了那幫道學先生。  

也不知自何時起,男娼悄然興起,起先還是依附在女娼中,到那男風盛行于世時,便如馬得夜草,一下子橫富起來,脫離了女娼館,另設男娼館,雖說總脫不了一個賣字,可卻嫌棄那"娼"字不好聽,又借著諧音,對外只稱南館,要說當世,最出名的一家男娼館,便在上和城。  

上和城地處繁華,自古便是商客雲集的要地,號稱遍地黃金,端看會撿不會撿,稍有些心思的商人,無不趨之若騖。這世上但凡人來人往多了的地方,風氣總較別處開放,那些來自天南地北的商客,到上和城來做生意,談生意的地方,一般說來統共不外乎茶樓、酒肆、妓館這三處,茶樓,那是彼此之間不熟悉的生意人去的,頭回見面,互不知底,多少要注意些形象,須知做生意的門道,三分靠貨物,七分靠信譽,而這信譽除了他人口中傳誦,自身形象也是極重要的,即便是滿身銅臭的商人,被那嫋嫋茶香一熏,便也脫了幾分俗氣,雙方一見面,這第一印象便是生意成功的第一步。待經過一、兩回交涉,熟悉了,天底下男人少有不貪杯好色的,那對酒有講究的,便移坐到酒肆裏邊喝邊談,上和城的杏花酒,可是出了名的香醇,若是遇著不講究那酒好壞的,直接帶去妓館,找著相熟的妓女敲敲邊鼓,那生意極少有談不成功的。所以說起來,若是上和城一天之內有一千樁生意談成,便有九百樁生意的契約是在妓館的酒桌上簽下的。  

只是不論妓館的存在有多重要,這都是上不得臺面的營生,官府為方便管理,在上和城中劃出一塊地來,稱為監坊,只要監坊裏的各家妓館按時按份的交納賦稅,便是時不時鬧出些逼良為娼的事來,也是睜眼閉眼的不管。  

如此一來,便當入夜之後,監坊便成了上和城內最熱鬧的地方。而在監坊裏,最熱鬧的地方當屬三家妓館,媚娃館,東黛館,以及上和城內唯一家男娼館,因著男妓的身份比女娼更低賤,所以男娼館連名字也沒有,只順著地名,叫做上和南館。  

上和南館雖說只是一家妓館,可論規模大小,那媚娃館和東黛館加起來,才抵它一個,皆因當代男風盛行於世,連帶著南館也興盛起來。  

這日,又到掌燈時分,上和南館的兩隻大紅燈籠掛了出來,一隻燈籠上寫著"南"字,一隻燈籠上寫著"館"字,兩隻燈籠的中間,是一塊什麼字也沒刻的空白匾額,以此來顯示男妓低賤的地位。  

李慕星來到門前,略頓了頓腳,才走進去。  

入得門去,卻是一個靜宓的前庭,打掃得乾淨整潔,只有四個眉清目秀的小童守著,見有客人進門,便立時上前一個,對著李慕星一禮,道:"這位爺面生得很,是初次來麼?"別看年紀小,門童當久了,早已練出一副眼力。  

李慕星確是頭一回來這男娼館,本以為進門後會與那女娼館裏一般滿堂淫聲浪語,卻未想到竟只有四個小童,心中不禁略略一怔,便是這一瞬間的怔然,讓那小童捕捉了去,不由暗暗想到:這小童好厲害的眼力。臉上卻再不露分毫,只是略微應了一聲道:"爺與人約在芳葶軒,煩小哥兒給領個路。"  

那小童嘻嘻一笑,道:"爺客氣了,我們這些小童兒站在這裏便是給到館裏來耍樂的大爺們領個路,爺既是頭一回來,想必也沒有相好,可要小的給推薦推薦。"  

"小哥兒領路便可。"李慕星不好男色,隨手掏出一兩銀子塞在那小童手裏,買個耳根清靜。  

那小童會意,接過銀子,一邊轉身領路一邊嘀咕道:"原來是個不好這一口的,可惜了一副好相貌。若是面上肯笑一笑,館裏一些小倌兒指不定還願意倒貼給爺呢。"  

李慕星只當沒聽到,跟著那小童從側門走了進去。側門後是一條蜿蛔長廊,廊外花木無數,枝葉搖動,待轉過長廊,仍未見有人,卻已先聞人聲,伴和著絲竹管樂的嫋嫋餘音,便成糜糜之音,花間樹後,某種香氣隨風飄散,便是久涉風月之人,也有難免生出心蕩神馳之感。  

李慕星是個商人,小時家貧,書讀得不多,勉強能寫會算一點,長到十六歲,文不成武不就,又吃不得耕田種地之苦,便給一位做生意的遠親當帳房,那遠親是個刻薄人,雖是親戚,對李慕星並不待見,打罵隨意,工錢也時常苛扣。李慕星那時年少,骨子裏有股盛氣,幾番要甩手不幹,卻總在關鍵時候忍了下來,把帳房的活兒做得一絲不苟,到後來,連那遠親也挑不出刺來。兩年後,李慕星摸清了遠親做生意的門道,偷偷用遠親留在帳面上周轉的錢倒騰了一筆,賺了大約五十兩銀子。隨後,李慕星便向遠親辭行。那遠親覺得他在帳目上是一把好手,扣著二個月的工錢就是不給放人,李慕星連那二個月的工錢也沒要便走了,那遠親直到死也不知道李慕星曾經挪用過帳面上的銀子,為自己賺來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五十兩銀子,用來做生意的本錢,也委實少了些。可是也許是李慕星天生就有經商的本能,他向遠親辭行後,把五十兩銀子全買了當地的一種特產--茶葉,然後一路乞討,將一麻袋的茶葉背到了五百裏外,那地方的茶葉價錢要貴了七倍以上,可是那些茶樓裏哪肯收他這麼一個乞丐一般的人的茶葉,李慕星自然不會到那裏去碰釘子,再說他買來的茶葉也是最次等的,稍有點檔次的茶樓都不收,李慕星一路乞討去,但遇著有設在路邊的簡陋茶棚,便去銷賣自己的茶葉,因著他把價錢放得低,自然有茶棚願意買一些,這樣一路行來,待李慕星走到目的地,他的那袋茶葉也賣得差不多了,那五十兩的銀子翻了一倍,變成一百兩。

Previous Page of 91Next Page

Comments & Reviews

Login or Facebook Sign in with Twitter
library_icon_grey.png Add share_icon_grey.png Share

Who's Reading

Recommended